橡胶地砖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橡胶地砖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澳洲煤企RML股权之争落定武钢宣布放弃收购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11 18:02:33 阅读: 来源:橡胶地砖厂家

澳洲煤企RML股权之争落定 武钢宣布放弃收购

全球矿业巨头力拓(Rio Tinto)以40亿美元控股澳大利亚焦煤企业Riversdale Mining Ltd。(下称RML)的计划,在4月20日最终落定。

与此同时,我国大型钢铁企业武汉钢铁集团(下称武钢)将被迫出局。4月18日晚间,一位熟悉情况的矿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武钢已放弃收购RML。

目前,力拓正在筹备建立“反映出力拓的多数股股东地位”的RML新董事会。力拓的能源业务CEO Douglas Ritchie、力拓澳洲业务主管David Peever以及力拓煤炭业务的首席开发官Matthew Coulter已在4月8日进驻RML董事会。力拓称,预计未来还将任命更多来自力拓的董事。

尽管中国企业无缘RML,但力拓将RML投产后的目标市场直指中国。“大型优质焦煤资产很难觅得,而且它的地理位置非常好,很适合对印度、巴西甚至中国出口。”力拓方面坦言。

力拓终获控股权

力拓用了4个月时间,一步步获得RML的控股权。

按照力拓的计划,至少获得比47%多一点的股权,是收购RML的基本要求,因为另外两个大股东巴西钢铁商CSN(下称CSN)和印度塔塔钢铁(下称塔塔)拥有RML47%股权。而对力拓来说,最好的结果是股权数超过50%,从而达到对RML绝对控股。

力拓最终幸运过关。截至4月8日,力拓已超额完成任务,获得了RML超过50%的股权,并预计在20日要约到期之前,持股数还会继续上升。

力拓获得这一成绩的前提条件是其“对卖家并不常见的宽容”。

自去年12月宣布加入RML竞购战,力拓已四次延长要约截止期。最后一次延长要约期限是在4月初,当时力拓尝试获得RML50%的绝对控股权失败。

在离绝对控股权只有一步之遥时,力拓对RML的股东以利诱之——不仅宣布无条件延长要约截止期至4月20日,还承诺如果RML股东允许力拓的持股数能够迈过47%的门槛,力拓将支付每股16.5澳元,否则报价将降至16澳元/股。

这一优惠的收购条件首先吸引了RML的被动型基金股东主动出售股权。

此外,力拓也花了大力气去赢得CSN和塔塔的支持。因为CSN和塔塔共同持有RML47%投票权,两者有权否决任何竞购要约。

在力拓提出要约收购RML后,CSN和塔塔对RML展开了增持行动,这一行动直接导致力拓提高报价,不过两家公司增持后的股权没有超过50%,这让力拓松了一口气。

在所有反对者中,塔塔的态度最为强硬。塔塔一开始拒绝力拓入主RML并不难理解,五矿集团一位投资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,印度钢厂需要进口优质焦煤,塔塔投资RML的核心目的是保障钢厂的焦煤供应,力拓如果能保证塔塔的供应利益,说服塔塔支持其控股并不难。

知情人士称,力拓与CSN及塔塔分别进行了谈判,虽然并未说服两家公司出售股权,但说服了他们支持力拓控股RML。

塔塔为其转为支持力拓的收购解释,在保证公司欧洲项目的焦煤供应安全的前提下,将与任何有意参与竞购RML的公司合作。

尽管塔塔表示还未决定是否也参与竞购RML,但熟悉塔塔的研究人士认为,塔塔的财务状况不支持其参与RML的竞购,CSN的状况也一样。

此外,力拓“高出所有竞购者”的报价,是其获得RML控股权的重要原因。这一价格比武钢的报价高60%。

力拓的这一价格比RML2010年初的股价整整高出132%,和未出现力拓收购传闻前的股价相比溢价近50%。

武钢出局

武钢早在2010年6月就与RML签订了一项总额10亿美元的非约束性投资协议,期限为120天。

武钢的投资目的与塔塔集团一样。一位武钢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武钢投资RML的目的是为了保证项目的焦煤供应,并非财务投资。

但由于RML使多家矿业公司和钢铁公司垂涎,武钢先入为主的优势被削弱。

力拓的竞购方案和报价均比武钢更具吸引力。力拓除了承诺立即融资开发RML旗下的资源,报价一开始就高达15澳元/股,武钢的报价为10澳元/股;总投资额达32亿美元,为武钢的三倍。

武钢如果继续参与竞购,唯一的条件是报价比力拓高。但这一可能性很小,上述武钢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受上游原材料涨价的压迫,武钢的财务状况无法支持武钢与力拓竞争。

力拓充足的现金流以及寻找优质资源项目的迫切心,都是武钢力所不能及的。2010年,力拓的利润超过我国前80家钢铁企业的利润总和,力拓也宣布在2011年计划投资110亿美元。

3月初,武钢集团总经理邓崎琳对本报记者表示,仍未放弃收购RML。不过当时力拓仅获得RML不超过20%的股东支持。

上述武钢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力拓参与竞购后,武钢商讨了新的收购方案,包括与RML其他股东合作。

“难度很大,超出我们的计划和能力。”该人士表示。

专注于内部增长计划并面临资产负债表压力,是武钢最终放弃收购RML的主要原因。

邓崎琳曾对本报记者表示,在海外资源方面,武钢今后将会把更多精力放在开发已收购的项目上。

力拓“煤”意图

力拓高价竞购RML的行为给人们传递了矛盾信息,因为在此之前力拓一直在出售其他地方的煤炭资产,而莫桑比克的政治风险也相对较高。

上述五矿人士分析,力拓此前出售煤炭资源,是为了优化其资产负债,而进入莫桑比克,则是基于RML旗下资产将来可以出口巴西、印度和中国。

“这也是力拓调整旗下煤炭资源布局的一种举动,而不是放弃煤炭资源。”该人士说。

中国依然是最大的潜在市场。2月28日,国内钢铁巨头宝钢已与力拓签署一项为期3年的焦煤买卖协议,力拓将于2011年起为宝钢提供优质焦煤。这是力拓在中国签订的首个焦煤长协客户。

多位钢铁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,随着我国炼铁高炉大型化、现代化,目前用于生产高质量焦炭的炼焦煤越来越紧张。

“高炉越大,对焦煤的品质要求更高,目前中国钢铁企业普遍将高炉往大型化改造,而优质焦煤基本依赖进口。”钢铁业专家许中波表示。

力拓预计,2010年至2020年,焦煤需求平均每年将增长约3%。同期来自巴西、印度和中国的需求预计每年增长约8%。

北京密封套管

南昌地坪浇筑钢丝网

济南设备线夹

长春车用吸尘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