橡胶地砖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橡胶地砖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澳洲女企业家巨资拍留学纪录片留学要冷静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6 07:54:41 阅读: 来源:橡胶地砖厂家

澳洲女企业家巨资拍留学纪录片 留学要冷静

“当年我们那代老留学生,都起码大学毕业,抱着出国创业的想法,背着一身债,辞掉国内的好工作,到澳洲闯世界的。”原籍杭州的澳洲女企业家陈静说,而现在有些十七八岁就出国的小留学生,家境富裕,用老留学生的话说,“拿着手机刷着卡,穿着名牌街上耍。”

“这就是我为什么采访了100多名澳大利亚的小留学生,跟踪拍摄了5年纪录片的原因。”她说。陈静已经与丈夫在澳洲创下了不菲家业,她自费130多万澳元,拍摄《少年留学走天涯》与《陈静日记》,她用血本无归来形容她的投入,“钱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我想让国内的孩子和家长,明白真实的澳洲留学生活。”

苦尽甘来的名校生

上海高中生黄健一到澳洲的姑妈家,他就表了态:母亲年纪大了,自己不会做出什么让家里人担心的事情。

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在一个班上念书的同学龙龙。

在澳洲,他们上的是11年级,类似中国的高二。

黄健寄宿在姑妈家,在他的房间里,墙壁上贴的是“惜时如金,分秒必争”,英语口语不好,就和在澳洲的表妹一起练习,只用了一个半月,完成需要3个月的语言强化训练,利用3个月时间,补上了11年级的全部课程,与其他人一起参加了12年级的课程。

黄健家离学校有40多分钟路程,要换有轨电车、地铁,课本路上有空就翻着看。

当时,黄健姑父说,这孩子,一来就打算要冲刺维多利亚州的高考前十名的,他自己心里有目标的。

“都跟踪我这么久了,拍的全是学习,其实我课余还打打球,还喜欢唱歌呢!”黄健对着镜头说,他唱了一首张雨生的《大海》。

镜头切换到一年后,已经是黄健身着正装,与当地总督站在一起合影的照片,因为他是当年澳洲维多利亚省海外学生高考第一名,总督亲自表彰了他。

2001年,他正式进入澳大利亚顶尖学府墨尔本大学理工学院计算机专业,获得高额奖学金,在他的新宿舍里,摄影师拍到的是简单的家具、和成箱的面包。“他们开玩笑说我面包吃了两年。”小伙子说。

当镜头再次切换到三年后,黄健已经是第三次领取墨尔本大学的奖学金。

“新环境里,唯一能让你静下心来的,是你自己。”黄健这样总结他的留学故事。

在赌场里输掉未来的孩子

龙龙是黄健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同学,也被家境优越的父母送来“寻梦”。

本来龙龙住在父母朋友雪林夫妇家,但3个月后,龙龙就说,想练习英语口语,于是搬到澳洲本地人家里住。

到澳洲半年的时候,龙龙爸去看过儿子一次,送了两万澳元。

不久,龙龙又搬回了雪林夫妇家,理由是,那家澳洲人是典型的穷人家,只吃比萨,实在不习惯。然而,他的行动变得很诡秘,开门只见半条缝,出去上学往往到了深夜还不回家。

1个月后,龙龙依然无心学习,大人问他话,他只说被女朋友甩了。

2000年12月中,维多利亚州高考发榜,龙龙的成绩单迟迟不到,一直到第12天,龙龙才吞吞吐吐说考了89.5分,墨尔本大学肯定没希望,不过填报个一般的学校还可以。

国内的父母依然喜出望外,连忙催促儿子回家过年,然而,就在雪林夫妇一家为他摆饯行酒、第二天即将飞回中国的那天晚上,他几乎彻夜未归。

末了,他哭着对叔叔说,家里给的两万澳元,他在赌场输光了,没脸见父母,“爸爸妈妈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钱啊,唉……”

原来,龙龙的学校附近,就是澳洲著名的赌场,刚来澳洲,语言不通,无聊至极,迷上了赌博,之所以搬离父母朋友家,不过是为了更方便地和同学们去赌一把,直到输光了,才后悔不已。

为了龙龙能回国,龙龙的一个经商的叔叔为他补上了2万澳元,条件是,必须回国见父母。

然而,在该上飞机的那一天,龙龙又失踪了。

龙龙的母亲这才从国内传了龙龙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复本过来,大家一看,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是《围城》里方鸿渐的“克莱登大学”,一封假的大学通知书!

再跑到龙龙所在的高中,该高中表示,龙龙已经不念书了,而且还欠了7000元学费……

由于出勤率不到80%,澳洲移民局已经取消了龙龙的签证,他已经成了当地的“黑移民”,没有办法向大家交代的龙龙,不敢回国,只好选择失踪。

单身母亲的留学梦在车祸中消逝

陈静的纪录片中,江苏女孩晓萍,一开始是一名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女走向独立生活的典型。

给晓萍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她的第三任房东,费奥娜小姐。

纪录片中对费奥娜小姐的描述很多,因为她在国人眼里确实很特别——她也才20多岁,却是已经有了一个快5岁女儿的单亲妈妈,没有结过婚,白天要和十八九岁的学生们一起上课,下课去当大巴司机,把小学生们送到课外活动的野外地点,然后去幼儿园接女儿,周末,去给老人院的老人们做饭,还在自家种蔬菜。

坚强乐观的费奥娜小姐被晓萍视为偶像,“原来我还特别担心她是个随便的人,因为她没结婚就有了孩子,现在看她,觉得她很不容易。”“中国的父母不仅出钱供孩子上学,结婚了还给他们买房子,澳洲的孩子很早就独立了,这些我们根本不能和他们比……”

或许是因为受了费奥娜的影响,晓萍也早早与大学里一名中国男生结婚,因为在澳洲,结婚的法定年龄是18周岁,小夫妻俩相信日子会美好,还有了孩子。

然而丈夫很快“醒悟”,当他回家面对尿布和婴儿的啼哭,开始烦躁不堪,他觉得,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,学习怎么办啊,生活开支怎么办啊?

丈夫开始借口不回家,夫妻开始口角不断,终于,丈夫提出离婚。

晓萍出车祸的那一天,正是她得知她已经争取到孩子抚养权的那天,喜出望外的她以为生活即将雨后天晴,驾驶在公路上,却不料梦碎异乡。

“我们不能简单说单亲妈妈这条路就不好,因为澳洲有许多年轻人也有这样的经历,如果你够坚强,只要克服困难走过来,也是一种成长的磨练,当然,这需要付出很多代价,国内的父母肯定会提醒孩子不要过早成家。”陈静说。

小留学生热背后的冷思考

1990年,大学毕业不久的陈静来到澳大利亚“闯世界”。

如今,陈静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,作为“老留学生”的她,却发现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小留学生,年龄都在十七八岁,却越来越没有老留学生当年那种吃苦耐劳的影子。

陈静说,综观身边的小留学生,父母送他们出国的原因大致有5种:

一是家长自己没圆出国梦,把梦想嫁接到了孩子身上。

二是国内名牌大学上不了,国外拿个洋文凭更好。

三是别人的孩子出了国,我的孩子也要出国。

四是家长有了万贯家产,忙于生意,孩子没人管,干脆直接送国外镀金。

第5个原因,才是孩子本身的原因,那就是孩子自己本身有出国的意愿,并且有很好的自控能力,拥有学习规划和目标。“孩子成熟的年龄段不一,家庭背景也不同,个别富裕的孩子,甚至在澳洲买跑车,挥霍无度。”陈静说,许多浙江的家长都让澳洲的朋友照顾他们的孩子,他们往往下了很大的决心,经济上也代价不菲,但有的孩子一旦在当地混熟之后,就不要人管,但是他们的情况有时让人着急、痛心。

而且,如今的小留学生圈子不再像老留学生那么多元,缺少社团组织,陈静说,比如上海人圈、武汉人圈、杭州人圈等等,“连中国人之间都没能很好融合,更何况融入澳洲本地呢?”她说,因为这样,很多小留学生连英语都没学好。(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)

昆明小刀

西安空气清新剂

贵阳红枫苗

合肥内衣厂家